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耽美小说网
站内搜索: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举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古代架空

两夫争妻

时间:2024-05-13 20:00:04  状态:完结  作者:潺潺十青
  两夫争妻

  作者:潺潺十青

  简介:

  暴躁醋精天尊和直球忠犬妖界少主该选谁?情敌是我,我是我自己的情敌?

  一个是在火葬场反复横跳的炸毛醋精,一个是在抢妻中不折不挠的沉稳直球,作为情敌,长得那么像就算了,怎么会是互不相识的同一人?!

  祝引楼是天界中淡泊名利的雨司上仙,但时常被天界大上尊赫连找茬,两人明明在朝会上互放狠话、你我互不让步。

  然而背地里祝引楼却因为被对方拿捏着把柄,和赫连保持着全天界都假装眼瞎耳聋的非非关系……

  就算如此,赫连还只是说“都是戏耍一场”而已,丝毫没有察觉到失妻危机。

  赫连嘴上满不在乎的时候,妖界新主柳岸早已经盯上了祝引楼,三天两头就想着怎么把祝引楼哄到自己手上。

  等到赫连想一探究竟是什么货色要撬他墙角的时候,竟然发现那人和百年前的自己长得有八九分相似!

  赫连:替身货色?不值得放在眼里。

  柳岸:无所谓,我也没把他放眼里。

  一边是赫连的暴躁强制爱,一边是柳岸的软磨硬泡细水长流,选谁?可是选谁到最后发现却是同一个人……

  意义双洁


第一章 惦记

  谷雨前后早刻,天界上空的诸天纪楼群被薄雾笼了个遍。

  天界新上尊赫连正坐在高位上,有些思绪分神的听着众神众仙的交报。

  “这洺河一代是最早立春的,如今却渠水不通,不知是谷雨上仙疏忽了,还是雨司大人变忘了……”

  说话的是一名顶着黑笼帽的下镇官,正提心吊胆的上报着凡间通水要闻。

  原本还在分神的上尊赫连在听到雨司二字后,立马睨了小片刻的眼,向阶下左侧众仙的一水碧色男子看去。

  赫连扶着椅沿的手动了两下,笑意不明问道:“引楼,可是失职?”

  赫连所唤之人便是掌管天上地下尘世水种的雨司——祝引楼。

  祝引楼没有任何神色变化,但倒是看了那下镇官一眼,才回答道:“待臣稍后前去查看再回复上尊。”

  “雨司大人倒是也有疏忽之时啊。”赫连眼神变得有些凌厉,“莫不是又同惊蛰上仙玩去,误了事吧?”

  话音一落,阶前数人纷纷往祝引楼身侧之人看去。

  被点到名的惊蛰上仙,正是祝引楼的至交,也是天界仙中的二十四节气仙君之一的第三上仙宋完青。

  宋完青倒也是风轻云淡,甚至比祝引楼的反应更有个性,张口就答:“上尊还是很关心引楼的啊?”

  赫连被噎了一口但没有变色,祝引楼不慎对上赫连的眼神片刻后就收回了目光。

  “惊蛰倒是通读心术,但本尊担心的。”赫连也不再看祝引楼,“更是凡间一水一木是否得以润泽,你说呢,引楼?”

  祝引楼不留痕迹的笑了笑,坦然对之:“上尊所说即是。”

  “今日散庭后,雨司大人可要好好查改一番,事后……”赫连换了个坐姿,“亲自来向本尊禀报。”

  “是。”祝引楼声音平平,毫无情绪。

  在不长不久的庭会结束后,众神众仙各自散去,祝引楼也跟着宋完青出了诸天纪的大门。

  “师兄你何必顶他一嘴。”祝引楼无奈的理了理袖子。

  宋完青甩开手中的折扇,爽朗一笑:“他位高罢了,还奈何不了你我,尊师重长他赫连还是记得的。”

  祝引楼倒也没反驳,确实是这么回事,“师兄今日有何安排。”

  “倒也无事,只是李半欢那厮邀了我去方壶探鱼。”

  祝引楼眉头微皱,但也没说什么,两人作别后,祝引楼独自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雨霖铃。

  他人刚刚走过雨霖铃前庭,一把细物落水,鲤鱼扑腾争食的声音就把祝引楼的注意力吸引了去。

  “上尊有何事来访?”祝引楼盯着前人说。

  赫连正半依在护栏边上,将手中的粮盂放到一边后,拍了拍手起身道:“门前不上锁……”

  祝引楼没什么心情跟赫连扯,径直就要越过赫连。

  赫连长臂一拦,连人捞进膛口前,凑着对方的耳郭低语道:“何责偷妻郎。”

  “松手。”祝引楼有一丝愠色。

  “计较什么?”赫连却将人箍得更紧,“责你失职了?”

  祝引楼短暂的闭了一下眼,“上尊若是再耽误我去问水,在下又该失职了。”

  “雨司大人倒是兢兢业业。”赫连将下巴垫在对方肩上,“除了和那个宋完青搭耍之时。”

  “你又知晓了?”

  一个“您”字变成“你”字,赫连明显有些高兴,“他宋完青不是说了吗,本尊还是那么关心你呢。”

  “那倒是承蒙厚爱了。”祝引楼说。

  虽是嘲讽,但赫连心情却变得大好,“明日封神榜开榜了,记得提早回来看。”

  祝引楼微微挣脱了一点,“倒也不用如此耻我。”

  “周解三在第363名,你满意了吧。”赫连侧过脸盯向对方的眼睛。

  祝引楼心里的荣耻碑轰然倒地,但他还是牵强的回了句:“多谢。”

  “谢?”赫连挑眉,“谢也该有个谢的表示吧,至少态度是不是该软一点?”

  一阵平风压低了两池的水荷,就像压低了祝引楼的身骨,他吐不出一句话。

  赫连没有得到满意的回应,随即讽笑问:“周解三不过是个看楼的文书仙,能跻身封神榜,他是救过你的命吗?”

  “这是我的事。”

  在这个神妖仙魔和人间并存的世界,什么神啊仙啊各有各样,自然也有荣耻强弱之分,而在天界中,关于这种权威性的证山,唯有封神榜。

  封神榜从商纣时期开榜,开史以来就收录了365人,而随着万代演变,除了初代封神榜已为碑古,封神榜的入榜人员也随之变动。

  但入榜名额自古还是保留365名,有的靠着前榜主的后裔、遗脉、门人身份入榜,有人靠着本事入榜,各有各能入榜。

  而封神榜上有名号的,便划为神,榜上无名或是不参榜争的,基本为仙。

  祝引楼就是不入榜争的那类仙,而赫连不一样,赫连是独立于封神榜之外的尊,史前绝无。

  “你到底求了周谢三什么事,是我不能知道的?”赫连缓缓松开人。

  祝引楼感觉身子一轻,“往事。”

  “你非要本尊求着你说?”

  “怎敢。”

  祝引楼避身入了屋,留下了赫连在原地生闷火。

  待到祝引楼换了一身薄衣出来,赫连已经将鲤鱼喂饱了。

  今日可当真是有耐心,祝引楼心想。

  但片刻后,祝引楼心里一乱,心中默问自己:为何会觉得赫连没有耐心?明明他……

  思绪一到这,祝引楼的思弦突然就莫名其妙断了。

  “你几时回来?”赫连勾住了祝引楼的一角布料。

  祝引楼身体一僵,“问水清楚,我马上回来禀报。”

  “本尊说的,不是这个。”赫连直勾勾盯着对方侧颜。

  “问水后,我与惊蛰受邀……”

  “宋完青和李半欢至少要在方壶厮混半个月……”赫连抢话道,“人家玩乐还惦记你作陪?这么好心?”

  新线侣,即在月老的树下公证牵线为伴侣,类似民间的成亲,但又没有那么铁证,一对线侣若是情意不在,去将线剪断即可,两人就再无既定关系。

  被拆穿了谎言的祝引楼不慌不忙,只好承认反问:“怎么?惦记我和你做伴了?”


第二章 过往

  赫连哑口无言,任由祝引楼走了几步后,又火上心头,将人再次束住在怀。

  “你在和谁过不去?”赫连不顾轻重地掐着对方脸颊,逼迫对方直视自己,“本尊吗?”

  祝引楼习惯了这个力度,已经不觉得疼了,“上尊多虑了。”

  “本尊真是好奇,你在虞池那两百年里到底干了什么,回来对本尊这么生分?”

  赫连说最后两个字时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。

  “那您呢。”祝引楼口齿不清,“上尊觉得你对我很亲近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赫连潜意识张口想说什么,但是脑子突然一片空白,好像缺失了某一块情感的吐露。

  最后他只能无力吐出一句:“你倒是厌恶本尊。”

  “由不得我吧。”祝引楼丝毫没有想挣扎的念头。

  “昔日友旧,背道而驰两百年。”赫连松开对方的脸,换之勾起对方下巴,逼问道:“久得我有些记不清了,那两百年前,本尊搞l过你吗?”

 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赫连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祝引楼的一耳光,接着他便疾步而去了。

  赫连望着对方的背影,瞳孔涣散,喃喃自语道:“本尊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?”

  有没有过这种事,真的会忘记吗?虽说两百年不短,但是对于他们活了近千年的仙神来说,不至于把这种事真的忘之脑后吧……

  赫连焦躁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,感觉哪里空空的,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只是每次靠近祝引楼就会特别明显。

  ……

  祝引楼乘着自己的坐骑岚鹭前往凡间洺河一带时,脑海里还在反反复复回响赫连那句话。

  到底是羞辱还是取证?祝引楼无言以对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祝引楼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

  如果一个人知道真相,可以承认与否,但是祝引楼的第一反应却是,他也想知道有没有。

  祝引楼捂住胸口,感觉到眼前一白,莫名的空白感又出来了。

  “难道那两百年里,真的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三百年前,梅山。

  彼时的祝引楼还是个小后仙,年龄对照凡间也不过十六七岁,身上也没有半点润风水汽。

  当然也还不是一官雨司。

  与此相反,祝引楼是万世火司祝融后裔与小暑仙君的独子,是身名纯正的后仙,也正因此才有机会受邀来梅山参与武会。

  梅山是初代战神清源妙道真君杨戬一脉的地盘,后世封神榜上的新圣战神大基数都是出自梅山门下。

  赫连就是出自梅山门下。

  两人的巧识算是萍水相逢却又不能不逢。

  武会结束后,祝引楼跟随仙伯在梅山暂住几日,看似是修行,实则无拘无束。

  祝引楼此时年纪方少,尚有玩性在,将梅山逛了个遍,直到在山北脚下,看到一名同龄男子手里掂着什么发亮的器物,随之就往潭水里扔。

  祝引楼定睛一看,那不是武会榜眼的奖器吗。

  “这水不深,明日若有人来戏水,恐怕就拿了去。”祝引楼边说边缓缓走近。

  赫连分散的注意力立马集中起了一身冷汗,他虽看到是张陌生面孔,但也无所谓,很快就平静下来回道:“就当行善了。”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